當前位置:首頁 > 財經 >

拿什么讓醫院號販子銷聲匿跡

編者的話

進入2016年以來,醫院號販子這個老話題持續成為輿論熱點。醫院號販子與春運期間的票販子一樣,都是供需矛盾下的產物。因此,治理號販子,也只能從供給與需求兩個方面入手。圍繞供給,需要解決醫療資源分布、使用不合理的問題,充實基層醫療機構;在需求方面,則需要引導患者確立正確的就醫觀念,比如感冒發燒真的不需要去大醫院找專家。

變換身份“潛伏”醫院周邊 自稱“有熟人”收費數千上萬 號販子從“地上”到“地下”依然猖獗

調查動機

2月24日,國家衛生計生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解決號販子問題,應當標本兼治,一方面要嚴厲打擊號販子,另一方面應當通過進一步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,解決優質資源的公平供應問題。顯然,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非一日之功,最直接的辦法是嚴厲打擊。在相關部門嚴厲打擊之后,北京醫院的號販子是否依然囂張?

□ 本報記者 張昊

2016年春節前,一則“女孩怒斥號販子”視頻在網上熱傳,引發連鎖反應。

春節前后,相關部門接連表態嚴厲打擊號販子。重拳之下,號販子真的“收手”了嗎?

“風聲緊”號販子也“潛伏”

2月24日8時許,記者來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五棵松地鐵站旁的301醫院。

地鐵站出口附近,沒有號販子的身影。路邊只有3男1女在招攬小旅館生意,記者向其中1名中年男子打聽如何掛301醫院專家號。這名男子攤開手里一疊名片,從中挑出一張寫著“楊先生 鮮花 水果”的名片遞給記者。

“你想掛哪天的號,提前一天給我身份證號,網上掛不到的專家號我都能掛到。”他向前一步貼近記者說,從他這里拿到的都是正常號,不是加號。每個號收300元服務費。

記者走訪多家醫院后發現,這樣“潛伏”在醫院周邊的號販子并非個例。

2月24日14時許,記者來到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,該院神經內科知名專家號曾“一號難求”。

據了解,北京市三家醫院推出新的層級掛號方式——由醫院不同層級的醫生組成知名專家團隊服務。團隊領銜專家的專家號不外掛,患者需先掛團隊號,由門診醫生接診,確有需要才會轉診給專家。

宣武醫院是試點之一。在宣武醫院門口,記者詢問流動飲料攤主是否可以掛神經內科的知名專家號。令記者意外的是,這個攤主的另一個身份就是號販子。

流動飲料攤主稱,他的“賣點”是僅需支付一次“服務費”,今后如果再次到宣武醫院掛號,不再需要服務費,可以找醫生直接加號。

2月24日16時,記者又到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,醫院內外沒有號販子出現。

婦產醫院對面一家家政服務店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她們很多人都認識號販子,經常看到他們。

這名工作人員向記者提供了一個號販子的手機號,并透露,家政服務店的工作人員、家政阿姨與號販子也有“合作”關系,“我們有時也會幫他們去排號”。

號稱“全程服務”先付押金

“大舅來做腦血管手術、表姨家的妹妹來看腫瘤……”河北農村小伙常輝(化名)大學畢業后來北京工作。近兩年來,常輝成了親戚來京看病的投靠對象。

“以前醫院門口號販子很多,開價也不一樣。”常輝告訴記者,他手里有一個白姓號販子的手機號,他曾多次與白姓號販子聯系。

“號販子們手里都有一張表,哪個醫院看什么病最專業,哪個專家最有名,上面寫得很清楚。”常輝說。

最令常輝感到奇怪的是,白姓號販子能掛到北京所有醫院所有專家的號。常輝告訴記者,不僅如此,他自己去醫院預約CT檢查、化驗,要半個月到一個月才能排上。號販子預約,當天或者第二天就能排上。

“全北京各大醫院都可以掛號,你想看哪個專家都行。”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國際部路邊,記者聽到一名中年男子對一位患兒家屬大聲說。

這是記者在一天走訪中,唯一見到的一個沒有隱藏身份的號販子。

“你先交押金,我全程陪著你辦理手續,辦完之后付全款。”號販子說。

常輝告訴記者,他也碰到過號販子用“先交押金,看完病再付全款”的方式招攬“生意”。

號販子口氣大開出“天價”

在婦產醫院的電子屏上,醫院提示“2016年10月(含10月份)以前產科建檔名額已滿”。

記者隨后撥通號販子的手機號碼。劉姓女子在電話中稱,只要孕婦能提供北京市的《母嬰手冊》、B超單、醫保卡或就診卡,就能幫忙建檔。

“你上午來,我上午送單子,下午就能建檔;你下午來,第二天就能建檔。”劉姓女子稱,“先交3000元押金,剩下的建好之后再給。”

記者在走訪中了解到,在號販子提供的“服務”中,收費上千元數萬元的項目不在少數。

“兩年內手術都排滿的專家,我可以讓你一周之內就做上手術。”兒童醫院路邊的號販子說。

讓號販子顯此“神通”,需要支付什么樣的代價?

“辦掛號,手續費從300元到1500元不等;辦住院,手續費一般3000元到5000元;最頂尖的專家手術,手續費2萬元。其他的醫院收費你自己承擔。”這個號販子“開價”。

記者與多個號販子接觸后發現,他們大多會提及“最近管得很嚴”。號販子被問及以何種方式掛號時,他們大多會回復“有熟人”。

號販子產生“破窗效應”

如果有人打壞了一幢建筑物的窗戶玻璃,而這扇窗戶又得不到及時維修,別人就可能受到某些示范性的縱容去打爛更多的窗戶。久而久之,違法犯罪行為就會滋生、猖獗。這是犯罪學中“破窗效應”理論。

記者走訪北京市4家醫院發現,在多部門打擊之下,醫院內難見號販子,但在醫院附近仍有不少“潛伏”著的號販子。

在兒童醫院,一位來自張家口的患兒父親告訴記者,他曾兩次自己排隊掛知名專家號,每次都是排一天一夜。辦理醫療卡后,知道初始密碼才能掛號。如果不知道密碼,只能白白花錢求助號販子。

在宣武醫院,記者遇到兩位頭發全白的奶奶,她們從工作人員處得知,神經內科的專家號只有特需窗口才能掛到時,決定第二天清晨來排隊嘗試。 

在這4家醫院,記者隨機采訪了6位患者家屬,當談及近期掛號的感受時,他們都提到,“近期管的嚴了,號販子確實少了,掛號確實不像過去那么難”。

不過,在這6位患者家屬中,有3人在手機里存下了號販子的聯系方式,以備不時之需。

制圖/高岳

相關新聞
圖片新聞
彩客体育